朝生畏死

祝你长命百岁,不必念我。

我真的是……一颓起来就想发刀子
_(:з」∠)_

再见,

或者,再也不见。

所谓,我爱你,

不过是一场

无期徒刑。

攒起来写文。

石头没有心,哪里会觉得痛。





把想到的句子攒一攒,就又是一篇文。

想写百日刀子~( ̄▽ ̄~)~

【勉辣】重见天日

#中秋贺文2.0
#依旧短小
#感谢阅读
#不是甜文2.0

沈辣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

一个月?两个月?

还是一年。

总之,他很久没看见过阳光了。

这个地方很黑,勉强能看到周围的环境。

这里有充足的食物和水。

他忘了自己是这么被关进这里的。

他觉得自己的记忆产生了缺失。

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少。

比如,他记得孙胖子,记得邵一一,记得高亮,记得他三叔,记得杨枭,还记得上善大和尚。

甚至连孙胖子在地下五层让他帮忙藏的私房钱也记得。

可是,他的记忆里,确确实实少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谁?

沈辣觉得头疼的厉害,他想不起来他把谁忘了。

一个对他至关重要的人?还是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人?

他不知道,也想不起来。

大脑里的存储的记忆告诉他,这是一个他应该忘掉的人,在某一个时刻就同他毫无关系的人。

但是下意识的,他觉得那个人对他很重要,比命还重要。

然后他开始在这个地方翻寻,他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有关于那个人的东西。

他要把他忘掉的东西找回来。

或者,把那个人找回来。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响起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然后,他的手在黑暗了触碰到了一个盒子。

凭借着微软的视力,他看清了盒子里的东西。

一本书,很旧,被翻过很久。

上面写着。

冥人志。

这不是他的书,这种枯燥的东西,应该属于另一个人。

“吴……仁荻……”

他的声音在颤抖。

因为他想起来在他脑子里丢掉的那个人了。

同时,还有关于那个人的记忆。

那个人在云南的死人坛里救过他,在麒麟市的十五层大楼里救过他,也在大清河底的河床上救过他,那个人救过他好多次,也给过他很多东西。

他看到那个人在邵一一的婚礼上不给孙胖子好脸色,也看到那个人抱着他摁在床上,甚至看到那个人在他们家厨房里忙忙碌碌。

对,是他们的家,他和他的家。

最后,他看到了这段记忆的尽头。

他看见那个人躺在地上,白色的头发变成了黑色,血从他的身上冒出来,怎么捂都捂不住。

他看到那个人嘴唇动了动,带着血。

“沈辣,从今以后,没人伤得了你了,好好活着……长命百岁,别再……想着我了……”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了,像是断了线绳的珠子。

他想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这里是地下五层。

而把他关进来的人,是他自己。

【勉辣】没意思

#中秋贺文
#十分短小
#谢谢阅读
#不是甜文
#私设严重
#黑发沈辣

一间背阴的屋子,一个白发的男人,以及一部不间断响着的手机。

“嗡嗡嗡……嗡嗡……”
手机响个不停,男人像是被严重打扰到了一样,才皱着眉头接通了电话。

“喂。”

“吴仁荻!你个混蛋!”
打电话的是个情绪十分暴躁的男人。

“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

“说完了吗?”
听到男人的话语,吴仁荻十分不悦。

“说完了?!我说完个你奶奶的腿儿……”
吴仁荻挂断了电话,成功的把令他不悦的言语阻隔在了无线波的另一头。

然后他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出了门。

现在是深夜,路上没什么行人,医院里也是。

推开一扇重诊监护室的外侧防护门,他看到了刚才在电话里出言不逊的男人。

刚才还怒气十足的男人瘫坐在地上,面前散落着张医院的通知书。

一个领导打扮的人搀着他,嘴里还不住的劝说。
“孙局,您别这样,我们医院是真的尽力了,您还是节哀顺变吧……”

吴仁荻走过去,没打算搀扶瘫坐在地上男人,也不打算去询问那个领导打扮的人。

他捡起了地上散落的那张纸。

上面是电脑打印的字体。

死亡通知书

死者:沈辣

死亡时间:2018年09月23日凌晨两点三十三分

死者家属签字确认:空

吴仁荻觉得心头好像少了点什么,但又好像没什么感觉。

就好像,只是轻轻的被扎了根刺。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有很多东西一下子塞满了他的脑子。

他觉得自己应该会有好多话要说。

但最终,他张了张嘴,却只说了三个字。

“没意思……”

【勉辣】这年头谁还没个小娇妻了【七】

#突然想起来好久没更文了
#于是我又来了
#我喜欢那个那两把剑的,但我打不过那个会怼人的(´இ皿இ`)!!!
#日常表白勉辣(1/1)

20.
据有心人提供小道消息,其实六室吴主任最想恁死的人排行榜中,孙德胜同志连续五年位居榜首。
为啥啊?!
孙副局,是什么让你认为让沈辣为了你找吴主任拼命以后还拱走了他家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的邵大小姐的你不会被吴主任打死?
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梁静茹么?
21.
有段时间,孙胖子接了趟私活。
事儿也不大,就是得去个白头发的。
孙副局一想,不就是白头发嘛,老子手底下多的是,于是就接了。
不过,也不知道孙胖子是背还是水逆。
正巧那几天大杨和二杨俩人都不在,也不知道是干啥去了,反正是死活联系不上。
孙胖子没办法了,就把沈辣拐上了。

这大概就是孙胖子作死的第一步。

为了不被吴仁荻发现,孙胖子特地问归不归花了大代价借了件法宝。
但,唯一不巧的是。
吴主任压根就不在。
于是乎,孙胖子这准备算是打水漂了。

22.
“大圣,这不正好吗,再说归不归也没说这东西就一定能把吴主任瞒住啊。”沈辣眼瞅着捂着胸口一脸肉痛的孙胖子。
“这哪是正好啊,我求了半天才跟归二叔求的,这都还没用呢就打水漂了,我这人情不是白欠了吗我。”孙胖子一脸肉痛的表情更甚,把胸口捂的更紧了。
“大圣……”
“辣子你什么别说了,我不想听!”
“不是……我是想告诉你,刚刚任叁让雨果传话,说是你要是想赖账的话,他就跟吴主任说说,让邵一一去美国深造两年……诶,你别哭啊,你把你手取开点儿,财鼠要被你闷死了……”

坑到了孙胖子的任叁爷表示十分开心,并愉快的给吴仁荻发去了深造资料报告。

_(:з」∠)_

祝你长命百岁,不必念我。

【勉辣】这年头谁还没个小娇妻了【六】

#没错,又是我
#自割腿肉产粮系列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我喜欢那个拿两把剑的,但我打不过那个会怼人的!嘤嘤嘤~

17.
其实中元节那几天,民调局说忙也忙,因为鬼差放假。
说不忙也不忙,因为基本上出任务的地儿基本都能碰着搁那块儿溜达的鬼差。
所以,就导致基本上有点儿屁大的情况都被鬼差给拾掇拾掇打包拎走了。
民调局的人基本不出力。
差不多也就和带薪休假差点儿。
18.
但也不是说所有的鬼差都那么没心眼,啊呸,好心。
凡事也有个例外。
19.
有回,辣子出任务,那时候,高胖子还在,丘不老也还是二室主任,但民调局还是人手不够,就给他派了个没出过几回的调查员跟着。
虽然没有孙胖子在那加buff,但俩人也遇着了不小的事儿。
地府十八层地狱里边儿的第二层开了个小口子,结果遇上了地府一年一度的法定节假日,愣是没人过来一趟,毕竟一年才放一天假,谁愿意屁颠屁颠跑过来上班啊?
于是就导致才半天时间,就跑出来一个厉鬼。
沈辣和那小调查员来之前,得到的情报是阴气泄露,结果没想到碰到这么大的事儿。
当场就愣了,厉鬼青面獠牙,七窍流血,小调查员二十出头,差点没被吓晕,沈辣比他好点,但也没好到哪去,反正是差点腿软。
恰巧,那地儿附近有个闲溜达的鬼差。
那鬼差瞧着阴气泄露,就打算过来瞅一眼,正巧瞅着沈辣和那小调查员,然后灵机一动,心想,我要不捡个漏吧。
于是就没出手帮忙,打算捡漏。
事实证明,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沈辣嘛,那时候还是弱鸡一个,在家一个小调查员也不过就是再加个小鸡崽儿,肯定是打不过,就被胖揍了一顿。
那搁那边蹲着的鬼差其实也倒霉,就在他眼看那俩人要翻车的时候,正打算出手。
结果,吴仁荻来了。
吴大佬来的时候瞅了眼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沈辣那俩,顺便瞟了一眼搁旁边隐身的鬼差,啥话也没说拾掇拾掇就拎着沈辣走了,也没怎么为难鬼差。
那鬼差战战兢兢的目送吴大佬离开,才大喘了一口气。
结果刚刚往外挪了一点儿,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诶呦喂,这阴气是不是漏的有多大!
欸,等等,卧槽,这口子咋开这么大了!!
看着前面有半个鬼门大的漏洞,鬼差差点哭了。
大哥我错了,你回来把这洞给补回来吧,这么大洞我得补一百年啊喂!

_(:з」∠)_躺尸中ing.